当前位置:首页> 留学海外 > 

孔敬留学片段

时间:2017/5/22 11:04:56 来源: 作者:wb 点击:187

吴泽攀2013级华泰班134470219

未历离别

这是一种我还没经历过的离别,因为所有预料的情绪都没在设定的场景里上演,比起离开一个地方的不舍更期待回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,在后知后觉中真的离开的时候,情绪才一涌而来,还记得9个多月前下飞机那会儿,热浪袭来,我想念中国的凉爽;下飞机那会儿,寒风袭来,我想念泰国的温暖。

雨夜与钢琴声

这是一所好大学,图书馆的大厅夜晚也开着,有艺术展,还有不请自来的人优雅地弹着钢琴。贪恋便多听了一会,因为听出这个人谈了一曲《美丽的神话》便鼓起勇气去和他聊天攀谈加好友,其中自然有励志的故事和有趣的灵魂。昼夜亮灯的图书馆,环绕学校的免费巴士车,烈日下执勤的交警,退休又返校义务任教的老老师。走出图书馆,已然错过了末班车,便决意步行着回去,起风了,漂着雨丝,惬意的凉风吹着衬衫漂飞,整个人快要浮起来了,雨丝不时落在颈上,手上,每一滴都缓释着热带的燥热,手机屏幕透出雨珠的五彩,逆着车流向下走,雨突然变得好大,哗啦啦的下到心里去了,早上的结业典礼没说出那些矫情的话,现在也依然哑口无言,远处的天空不时闪过白光,我便找个车站雨棚躲下,看着它的车水马龙行色匆匆,轮胎碾压过水迹,淅淅沥沥地来去,这个国家的每个季节我都经历过了,夕阳,朝霞,月亮,闪电也都看过了,又痛快淋了这场雨,齐了!

皮卡后兜和朋友

漂浮的生活,皮卡的后兜,平躺着仰望天空由深蓝变为奶油色又变成罗蓝紫到火红到夜幕落下,身旁还躺着一见如故的泰国朋友,我们一同唱着“周杰伦”,安逸、亲切。在这个异国的城市里穿梭,好像也没逃出过这一片天空。这种澄澈的自由,让人沉迷,而这种沉迷是随遇而安、也是放荡不羁。

我遇到了那么多好人呀

一个萍水相逢的调皮粘人,一个霸气侧漏全包办,一个简单质朴爱傻笑,高矮胖瘦都可以顺序排列,多合搭的三个伙伴啊。出发在即行李还没收,却还悠闲地一起坐在火锅店胡吃海喝,我担心走不掉了,她们却幸灾乐祸。骑车淋雨把我送回,她们又在风雨里骑车去洗照片做礼物。

初识谋面的朋友,只是一提,便整夜帮我构思论文题目,第二天还到学校帮我找好了各种论文资料,临别前发来语音,定下说他日要来中国找我的约定,认真的语气里,赴约似乎就在不远的某天。

还有一个认识没很久却处得很深的朋友,出发前帮我买好了车票,淋雨来帮我搬行李,又一起提着行李在雨中狂跑才刚好赶上去曼谷的末班。第二天又陪我穿越半个城市,买这买那,还听我抱怨连连。我是毫无计划,他是计划周密。只觉得他身上好多自己曾经的影子,真诚,憨厚,懂事,愿你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自由。

学校东南亚语中心的姐姐,出去玩还惦记着给我的纪念品,还有我自己都忘记了的生日礼物,一串漂亮的贝壳风铃,挂在书桌上方,昏黄的灯光,总让我想起泰国特别多的咖啡馆和夜市,还有那些一字一顿的提醒和关心。

中心哥哥临别的贺卡,让朋友转给我,一起送走两批小伙伴回国,又一起回来,他告诉我泰国人的帮忙,是要让她们自己做力所能及的,而不像我包办所有,眼神语气里透露着同情或是一种惺惺相惜。

 

别离前夜05.15

热的天气,半梦半醒的交际,风扇的风拂过像一个网罩住我,准备回家前的兵荒马乱,六七天连续的跑去跑来,竭尽精力,难眠深夜,窗外不时有飞机轰鸣而过,由远及近,由近及远,像是飞远离开,又像是在绕圈,盘旋在梦的上空。四点的闹钟,三点时我就在等待,不知是等待回家的到来,还是离别忧伤的到来。

应该是忧伤的,一些情绪像湿气里快要炸开的喉咙,疼的轰动,却是声嘶力竭。

赶飞机与兵荒马乱

他们全家人为去送我,早早3点多就起床准备。荒唐的是,我却一直没查过机场在哪,怎么去?结果真的就去错了机场,相隔50多公里的机场,我的一声“错了”,气氛突然有点尴尬,而风趣的爸爸还一直开玩笑缓解着气氛,也不敢想赶不上该怎么办。最后还是赶到了,顾不了跟家人打招呼,就去换登机牌,慌忙之下又忘了拿护照,工作人员又送来。握着登机牌,心里的安稳还没有冲淡尴尬,跟朋友爸妈表示抱歉,他们又一直安慰我,尽管时间快来不及了,我还是想一直送他们回去。

抱着侥幸心理,提着超重的行李想要蒙混过关,结果还是被拎到了旁边,“不行的,要交钱,泰铢或者人民币”他们嘴里喊着这些熟练的中文,已没有了泰语的温柔和客气,那种鄙夷愤懑,让人生厌,国人的叫嚣抱怨,却也让人尴尬,我和他说着泰语,为了可怜的优越感,有种划清界限的感觉,被拉低很多的汇率,我多给了人民币,却没在纠结找零的事,我想这是我能做的侥幸,有错在先,不辩不争,希望能给我喜欢的泰国的你们一个好的中国的印象。

侥幸能回报

空姐的温暖微笑,“国际化”的中文播报,乘客不配合、喧嚣,种种不文明的尴尬,我只能一直微笑,无论是和空姐眼神相遇还是在飞机上睡着,你知道的,还是侥幸,一方面想护短,一方面想撇清。

下飞机后,见到飞机上走下的每一个泰国人都好想跟他们多说几句话,告诉他们在中国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,我愿意帮忙,就像我在泰国曾得到过不少帮助。

也真的遇到两个泰国哥哥姐姐,来中国旅游,上飞机前见我说泰语就来问我换取登机牌的方法,毕竟相比起人家的“中文国际化”我们连“英文国际化”都没做到,于是我带着她们从询问到换了去丽江登机牌,最后连上机场wifi报平安,又互加了微信。他们一直感叹幸运,那个姐姐挽着我一起照了合照,又从包里抓了些零食要让我带给妈妈吃,还让我一定去清迈玩,然后找她们,我只是告诉她们在你们的国家我得到了很多帮助,希望你们来到这也一样得到帮助。

死到临头

去到咨询台问询的时候,我脑子里全是泰语,还有不小心的合十礼,下意识的那种搜索中文,压制如同生理反应一般的语言和动作,我知道是真的离开这个国家了。

时隔好久的回想

对一个地方的怀念从离别开始,这一段留学的经历除了以上的感慨也掺杂了很多苦涩,但不管怎样我很感谢生命中的这段经历,它似乎给了我一个机会,脱离出原有的生活,重新构筑一种生活方式,从而有机会重新审视原来生活里的人和事,不论是产生新的积极想法或追悔,它都是对自己的馈赠。而关于我遇到的那么多好人,除了这个国度的温暖,可能还有些好运,更多的是总怀着“不应得”的心,多靠自己少给别人添麻烦,你收到任何小的帮助和善待就会觉得是恩赐,而感恩并怀念。这次留学更像一场未知冒险,惊喜惊吓都会有,愿后面的学弟学妹都能从中收获只属于自己的体验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